第一章 无头血人

第一章 无头血人

  黎明,万物鎏金,晨曦照耀大地,整座城市开始了新一天的运转。

  宽阔的跨海大桥上,车流汹涌,鸣笛声交织成片,一位矫健的身影脚踏滑板,在人潮中敏捷地穿梭,白色的身影翻转腾挪,精秒高超的滑板技术让行人频频惊呼,赞叹声络绎不绝。

  “哎沐游,等,等会我啊!”

  人群后方,一名体态臃肿的少年正奋力地在人流间逆流而上,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大叫着前方极速穿行的白衣少年。

  沐游一听有人叫自己,后脚一蹬,连人带板凌空一跃,如一把快刀,猛地掉头,横插进人群中,一口气滑出去好远,停靠在大桥一侧。

  “胖仨?今儿个咋来这么早,没嘴贪吃过点啊?”

  见胖仨气喘嘘嘘的样子,沐游不禁挪揄地笑道。

  “你,你跑的也太快了,早饭都要吐出来了。”

  胖仨弯着腰,头也不抬地喘着粗气,递给沐游两张门票。

  “死囚……乐园,这是?”

  沐游接过门票,皱着眉毛念道,有些摸不清头脑。

  胖仨咽了口吐沫,直起腰,平复了下心情,郑重其事地问道:

  “沐游,咱俩是不是哥们?”

  “当然。”沐游头一次见胖仨这般慎重,也有点惊讶,“有啥事,说。”

  只见胖仨肥嘟嘟的脸带上竟带着几丝红晕,倒是有些滑稽:

  “死囚乐园今日开放,我托老爸好不容易弄来三张入场卷,你一张,剩下的这张……给姜蔓,今晚我想约她出来,你帮我打打助攻。”

  说到最后,胖仨竟罕见的扭捏起来。

  “哎呦嘿!”

  沐游眼前一亮,一拳擂到胖仨胸膛,大笑道:“不容易啊,咱仨从小长到大,你终于啃窝边草啦!”

  “去去,没个正经,你快去告诉姜蔓一声,等我到校估计就该准备上课了。”

  “得嘞!”

  沐游将滑板前置,轻跃其上,一溜烟窜出去好远,回头向胖仨挥手道:“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点!”

  胖仨无语:“这话应该我说!”

  ……

  一路疾驰而过,这条道沐游走了不下千次,早已轻车熟路,大桥下,海风习习,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不知名的雪色海鸟上下翻飞,一切都是那么惬意非常,除了那次世界末日。

  半月岛,中州试验基地东北群岛主岛屿,享有东方海上天堂之美誉,广阔无边的礁石瑚砾接连无尽,与钢筋水泥共同撑起这座庞大的水上城市,这里便是沐游从小长大的地方。

  3001年2月2日早八点,春寒料峭,整座半月岛刚刚展现其特有的蓬勃朝气,耀眼的地光突兀炸开,紧接地动山摇,飓风携夹着千丈海浪轰然砸向这座城市,瞬间将一切尽数吞没。

  当天,宇宙安全局探查到堪比月球体积的七颗陨石凭空出现在银河系内,强大的磁场瞬间瘫痪地球防御系统,海水立时暴涨,摧枯拉朽汪洋大海地将地球表面全部摧毁,人类文明一朝殆尽。

  那一年,沐游出生,父母倾尽所有资蓄也只换来了一个方舟名额,于是毅然决然的死在那场绝世天灾之中。

  灾后人类数量锐减,国界消失,政界暴乱数次之后格局重新洗牌,并以陨石为地基建立七大生存基地,自此后的十六年里,沐游一直都在孤儿院长大,日子倒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滑过主桥,沐游微微低头,飞身钻进一漆黑的隧道中,这隧道通向岛城最大的人工绿地,地势陡斜,沐游俯冲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兴奋地大叫高呼,前方白光大绽,沐游仿佛能闻到草与土的混合芬芳。

  然而--

  滑板与地面的摩擦声戛然而止。

  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庞大的复古建筑群,昔日的茵茵绿景荡然无存。

  沐游当场傻了。

  古朴的大门内,庞大的黑色蝙蝠形建筑撑起遮天巨翼,其上挂满血色骷髅,蝠翼之间宛若蛛网的电缆纵横交错,一颗颗巨型血色骷髅上下缓慢移动着。

  入口处,一对血玉雕成的阴凤鬼龙盘距左右,神态栩生,凤眸鬼眼中却空无一物,诡异非常,盯得沐游很不自在。

  “这就是,死囚乐园么?”

  远方隐隐传来欢声笑语,沐游却莫名地打了个寒噤。

  天空也不知何时暗淡下来,风意转凉,沐游正了正神,披上校服,加速向校园赶去。

  哒哒…哒哒……

  粉笔在黑板上策马奔腾,沐游并没像往常聚精会神的记着笔记,早上自从路过那死囚乐园,自己精神就一直恍惚不定。

  今早姜蔓也迟到了,竟和胖仨一同踩着门铃声跑进教室,胖仨很是绅士地让她先进,在其背后却用千般忧愁万般无奈的目光看向沐游,后者无奈地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天越来越暗,空气潮闷的几乎能滴出水来,下了铃声却迟迟不响,没来由的烦躁感让沐游有些透不过气。

  唉,算了……

  沐游甩甩头,望着眼前坐姿纤盈的背影,自从上了国中后,这妮子倒是出落得越发水灵动人,难怪胖仨这货春心荡漾。

  撕下一张白纸,沐游草草写了几句,取出一张死囚乐园的门票抱在其中,轻轻碰了砰姜蔓头顶的紫罗兰色蝴蝶结,那是她十六岁生日自己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傻蔓,有位大帅哥传给你的。”

  “你等会……”

  身前的少女头也不回,仍奋笔疾书地追随着老师的思路,一边轻声急语道:

  “我现在分不了身,你放我头上就行,还有,不准再说我傻,老娘聪明着呢!”

  沐游极为无奈地撇撇嘴,将纸笺平放在姜蔓头顶,后者一低头,纸笺便掉到桌子上,暗红色的门票滑落出来。

  疾行的圆珠笔倏然停止,沐游明显感觉姜蔓身体略僵,那张门票成功吸引起她的注意力,不禁咧嘴一笑。

  有戏!

  过了一时片刻,姜蔓回过头,柳眉微微一簇,晃了晃手里的门票,瞪着紫燕戏水般的水眸,好奇地问向沐游:

  “你给我的?”

  “为什么是我?”

  沐游也是一愣,眼前的少女清秀而华美,吟笑起来浅浅的梨涡可爱非常,娇羞中带着几分柔弱,一颦一簇间不知迷倒多少胡渣男,追她的人很多,送她礼物的更不在话下,而沐游和胖仨则左右护法般将一切刀光剑影尽数反弹,也乐得帮她解决掉海量的追求品。

  倒是沐游很少送她东西,按几率讲最不应该怀疑的便是他啊!

  “就你,哼哼,你会承认除你以外其他人是帅哥吗?”

  姜蔓皱了皱可爱的小琼鼻,噘着小嘴嗔怪似的说完,自顾自地笑起来。

  “嘿嘿,原来是这样……”

  沐游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憨笑着,清了清嗓子准备把胖仨的邀请委婉地表达给姜蔓,却发现她的表情陡然凝固。

  手里的门票从指缝间滑落,如鲜红的彼岸花,缓缓凋零。

  姜蔓娇美的暖月色面庞上,血色竟一点点退去,哆嗦着张了张口,喉咙却仿佛被人生生扼住,秋眸微微战栗着,仿佛看到十分可怕的事情。

  “嗨?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说着,沐游也疑惑地回过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急缩的瞳孔倒影着一个血色身影。

  窗外,天色厚重如墨,惨白色的闪电在云中吞吐,一名高达近两米的血衣男子静静地悬浮半空,单手按在落地窗前,全身仿佛融化般滴着血色液体,顺着血色掌印在玻璃窗上缓缓流淌。

  沐游全身寒毛炸起,这可是六楼啊!

  cosplay?恶作剧?还是……真的!

  男子就那样安静地望着教室,窗下的同学一如既往聚精会神地做着笔记,场面看上去分外诡异。

  在沐游惊恐的注视中,男子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柄漆黑色巨型双刃镰刀,雷贯长空,刀身折射着凛冽寒茫,狂风吹过,撩起男子暗红色斗篷。

  “啊!”

  沐游惊声惨叫着坐在地上,瞬间所有人把视线投向沐游,后者无视众人疑问的目光,指着血衣男子,全身剧烈颤抖着,他看到,那暗红色的斗篷下,没有头!

  他是怎么活下去的!

  “鬼,鬼啊……”

  此时沐游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完全乱了方寸,幻觉,这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然而,凄厉的嘶喊声接连不断地接踵而至,瞬间将沐游重新拉回血淋淋的现实。

  教室早已经乱成一团,窗外的男子却不紧不慢地将镰刀高高的举过头顶,笔直地对准众人,鲜血顺着刀柄低落,沐游还没看没看清男人的动作,只见一道刺眼的亮芒划过,震天的爆破声响起,劲风汹涌,强横的冲击波瞬间将沐游扑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撞在墙根上,铺天盖地的疼痛让沐游几乎晕厥。

  整座教室已然面目全非,冷风夹杂着冰雨卷了进来,刺骨的凉意让沐游恢复几分理智,他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头顶滴落,带着一丝腥甜的气息。

  沐游艰难的侧过头,双眼暴突,眼睑欲裂。

  熟悉的紫罗兰蝴蝶结此时已被鲜血染成殷红,鲜血顺着姜蔓乌黑亮丽的发梢汨汨流下,滴进沐游眼内,一片断肠红。

  到底发生了什么,姜蔓竟……死了,除了自己,这里还有活人么?

  朦胧中,沐游感到前方的红色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巨大的惊恐彻底摧毁他仅剩的理智,沐游连连后退,几乎用哭腔嘶喊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人,你……你就不怕被绳之以法么?你别过来,离我远点!”

  沐游一边惊慌失措地大叫,一边拾起一旁早已变形的碎木桌片扔向无头男,对方并没有躲,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起,对方毫无反应,仍步步逼近。

  沾满鲜血的镰刀抵在沐游下颚,逼着他抬起头来,无头男仔细地审度着沐游,上前一步,撩开自己的胸膛。

  沐游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无头男拉开被生生缝在胸口处的拉链,鲜红的舌头便伸了出来,一股腐肉的恶臭扑面而来。

  只见无头男在沐游身上舔来舔去,陶醉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粘稠的液体散发着窒息的腥臭味,沐游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干呕起来。

  无头男见沐游这般不配合自己,愤怒的将他拎起来,抵在墙上,沐游眼冒金星,只觉脖颈一凉,一道血柱便喷涌而出,无头男见状立即贪婪地趴在沐游脖颈处吸允起来。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你这个怪物!”

  沐游惊恐地推搡着无头男,但逐渐便感到四肢无力,手脚冰凉,显然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快……放开我啊!”

  沐游挣扎的浮动越来越弱,随后双脚一伸,晕死过去。

  无头男这才吧唧吧唧嘴,意犹未尽的松开沐游,见其开始发皱的嘴唇,随即咬破手腕,扒开沐游的嘴灌了进去。

  暗红色的血液毫无生气,淙淙流进沐游的体内,一只不起眼的百足长虫从无头男伤口处钻出,探头探脑的,无头男一把将其拽出,放到沐游颈动脉的伤口处,百足长虫见到人血立即奋地嘶嘶叫着,一溜烟地钻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无头男慢慢站起身,默默地看了眼周围,腾空而起,消失在天尽头。

  叮--

  悠扬的下课铃声姗姗来迟,在空旷的教室内经久不息,伴随着天边隐隐暗雷,周围死一样寂静。

在线书城 目录 白天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