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变强

第十五章 变强

  契约·符文之剑,这原本就是主神空间里可以兑换的一把A级双手饰剑,模样和赵樱空手上的胜利契约之剑相似,不过剑身上刻着一些远古符文,不同的符文可以触发不同的效果,非常的强力。

  就像主神空间所有其他的东西,图纸知识性的东西并花不了多少奖励点数,因为即使你拥有图纸,也拥有相同的材料,你依然缺乏一个锻造大师来为你打造相同的东西。

  同理也存在于所有的铸造所有的武功和修真。

  原著里楚轩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这一角色,不过这仍旧不够,在江楚歌看来,真正要充分发挥主神图纸知识兑换价格低廉的作用,只有真正充分利用好每一部对他们有益的恐怖片。

  比如魔戒。

  而且这也并非单赢的效果,至少看见那些精灵族锻造大师两眼放光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些图纸对于他们而言甚至比精灵族的美女还要具有吸引力。

  而江楚歌本人则开始利用他兑换出来的时间开始在魔界世界里拼命地锻炼起来。

  除去他花去的奖励点数,江楚歌还剩下8600点(楚轩的秘银戒指1000点,强化1900点,材料3000点。)他悉数兑换成了魔界的日子,一共860天,将近三年的时间,这期间,他需要做的,却是让他自己彻底稳固在基因锁第一阶,甚至冲击基因锁第二阶,并且将原力剑术彻底学会。

  郑吒只兑换了九十天,还要去挖白袍巫师的法师塔,所以除去和郑吒一起去拜访各个魔戒世界的主宰之外,大部分的时间江楚歌都是独自呆在精灵的都城之中和卫士一起训练自己的战斗技巧,当然,因为精灵擅长弓箭技巧,所以江楚歌也将自己的弓箭技能作为训练内容之一。

  所谓技多不压身。

  90天后,郑吒回到了主神空间。

  180天后,江楚歌已经彻底将自己的境界稳固在了第一阶基因锁。

  360天后,江楚歌击杀了第一只巨蛛怪。

  720天,契约·符文之剑铸成。

  因为是第一次铸剑,符文之剑只能够使用两种符文组合分别是攻和御。不过这柄武器却能够容纳江楚歌的原力,威力一旦全部释放,比之B级的虎魄刀有过之而不及,并且还拥有精灵族独有的认主能力。

  而且因为第一次铸剑的经验,诸位精灵锻造大师的实力再一次飞跃,相信江楚歌下一次进入到魔戒的时候便能够看见完整版的契约之剑。

  当然,那些大师要求江楚歌拿出更多的铸造图纸来,江楚歌也笑着一一答应。

  唯一让江楚歌难以释怀的,却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依旧只处在剑心状态,那所谓的心有灵犀却是遥遥无期。

  江楚歌在主神空间也查过相应的境界,没想到罗应龙使用的境界却是来自于黄易武学体系中的慈航剑典,分为结成剑心,心有灵犀,剑心通明,死关,破碎虚空几个境界。

  进入心有灵犀后,用剑者可以前知危险,在江楚歌看来大概和基因锁第一阶的某种状态差不多;

  剑心通明后剑法入微,勉强算作伪四阶。当然这种状态比之基因锁的四阶,哪怕四阶初期也差得太远,不可同日而论;

  死关之后破碎虚空,想来却是五阶的实力,当然江楚歌并不知道到底如何,毕竟他连心有灵犀的境界也没有达到。

  不过……

  罗应龙真的是恶搞吗?

  怎么可能将黄易派系的武学和风云派系的武学境界放在一起,虽然两者都是偏向心系武学,讲究心境圆润如一的。

  想不明白,那便不再瞎想。

  江楚歌只需要每日磨练自己的剑心便可,当然,两年的时间罗应龙的剑道训练倒并非一无所获,江楚歌体内的识海的剑心已经和那道剑意大小一般无二,不过也并非是自己的剑心长大,确切的说,江楚歌发现,那柄剑意开始缓缓地变小……

  如果当那柄剑意彻底消失之后,是不是自己就可以习得那圣灵剑法了?

  854日……

  这是瑞文戴尔的一个训练场。

  场上两人正在你来我往地战斗。

  其中一人明显是魔戒世界的土著,他穿着人类的服饰,浑身散发的巨大而明亮的金色斗气,在他手中的却是一柄闪耀着银色光辉的巨剑。

  另一人却是穿着一件紧身的作战服,左手反握着一柄蓝色光芒的细剑,右手握着一柄双手饰剑,剑身上符文萦绕,好像是随时将要跃出一样。

  训练场周围熙熙攘攘地站着几个人,既有矮人又有精灵,还有人类。

  看着两人站着对峙,矮人忽然大喊起来;“人类的国王阿拉贡,你可千万别被这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给打倒了,丢了我们魔戒护卫队的脸。”

  “你闭嘴,金雳!”阿拉贡没好气地答道。

  忽然,他眼前的少年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整个人陡然消失。

  阿拉贡心里暗叫糟糕,可是身影却毫不犹豫,转身斩向了他的身侧。

  在他身边,少年的身影也恰好出现在这里,用手向下一劈,剑身的符文跳动,融入剑身,凝结成了一道超过一丈的金色剑气,和阿拉贡的银色宝剑撞击在一起。

  阿拉贡手持的却是纳西尔圣剑,若论全部释放的威力,应该和此刻郑吒手里的A级虎魄刀不相上下,在埃西铎直系血统的后裔下可能还要更进一步,不过阿拉贡本身的实力却是远远比不过郑吒,此刻也没有释放圣剑的所有力量,所以,两人在对撞一下之后,各退了一步。

  当然这一步退下之后,少年却像是违反了常理一样再次前冲,整个人像是陀螺一样转了起来,反手握着的光剑划破空间,像是一片蓝光,向着阿拉贡劈了下去。

  这一击来得又快又急,似乎连阿拉贡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不过他手里的圣剑却在这一刻发出耀眼的金色,像是升起了一轮太阳一样。

  少年一劈中这太阳,整个人便如遭重击,像是纸鸢一样被弹开。

  不顾少年并没有因此摔在地上,他在空中的时候忽然收起了手里的光剑,同时举起手里的符文之剑,随后,一个个符文从剑身中跃出,重新组合后向外一张,形成了一个符文防护罩,在防护罩中,少年重新稳定的了身形,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那边的阿拉贡早已跑了过来。

  旁边的金雳也冲了过来对着阿拉贡数落道,“我说阿拉贡,你别老是犯规啊。”

  “有本事你和他对练啊,”阿拉贡没好气地顶了金雳一句,同时扶住江楚歌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江楚歌摆了摆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显然刚刚的对战没有让他摔倒,却已经让他受伤了。

  “我手里头没有你们这样的武器,和你们战斗,我才不干。”金雳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随后拍了拍江楚歌的后背,“行啊,江,你竟然能够逼阿拉贡使出圣剑的力量,看起来你的实力比你们老大,郑吒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的状态也差不了多少了啊……喂喂,你别吐血,别晕啊……”

  旁边的精灵守卫见到江楚歌吐血晕倒也是见怪不怪,鱼贯而入,将江楚歌抬走。

  场子上只剩下阿拉贡的声音还在回荡着,“老金你知道别人受了伤还这么出手没轻没重,万一给打死了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他伤得这么重……他不是落地的时候还站得稳稳当当的吗?”

  “你第一次看我和他对打吗?那个小家伙哪次不是倔强地不肯倒地啊……”

  江楚歌当然没能够听见金雳,他在治疗室里照理躺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不过醒来的时候伤势也已经被精灵族的治疗者处理好了。

  (和郑吒的爆炸差不多吗?)

  江楚歌记得自己昏迷前金雳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比普通状态的爆炸都差了不少,更何况还有毁灭,还有基因锁第四阶,还有郑吒马上出现的潜龙变,还有洪荒·开天辟地,还有他手里头的A级虎魄刀……任何一件东西被郑吒拿出来他便是分分钟死翘翘,更何况此刻的郑吒在整个轮回小队还并非第一,或许连前三都排不上吧……)

  江楚歌看了看自己双手的手臂包裹的白纱布,轻轻地握了握。

  (终究还是太弱了些啊。)

  在魔戒的世界呆了快三年,人类的剑法,精灵的步法江楚歌都一一学会,七种原力剑术江楚歌也掌握了六种,除了防御性剑术需要绝地武士等级的原力感知之外。

  可是这其中威力最大的,终究还是江楚歌识海中剑心模拟的那道剑气,如果江楚歌在和阿拉贡的战斗中使用的是那道剑气而不是契约之剑的力量,或许后面他也不会受伤了。

  当然如果阿拉贡一开始就使用圣剑的力量,江楚歌也没有机会使用出剑气。

  (我在变强,而且还能够更强!)

  

在线书城 目录 白天 我的书架